投资中最简单的事(3)投资风险

一、价值陷阱与成长陷阱 价值陷阱 所谓价值陷阱指的是那些再便宜也不该买的股票,因为基本面已经恶化。 (1)被技术进步淘汰的。比如柯达 (2)赢家通吃行业里的小公司。行业龙头在品牌、渠道、用户粘度、成本等方面会越来越明显。特别是上一章提到的比如机械工程行业等。 (3)分散的、重资产的夕阳产业。夕阳产业意味着行业需求不再增长;重资产意味着需求不增长的情况下产能无法退出;分散意味着供过于求时候行业可能无序竞争甚至价格战。 (4)景气顶点的周期股。在经济扩张晚期、顶峰利润(导致低市盈率)是不可持续的。 (5)会计欺诈公司。 成长陷阱 成功的成长投资需要能预测新技术走向的专业知识,能预判新企业成败的商业眼光,以及能预知未来行业格局的远见卓识。没有多年摸爬滚打的细分子行业研究经验和强大的专业团队支持,投资者很容易陷入下面的各种成长陷阱。 (1)估值过高 (2)技术路径踏空:例如太阳能、汽车电池、手机支付,不确定哪一种标准会最终胜出。 (3)无利润增长:在发展初期通过牺牲利润实现赢家通吃是可行的,但是要注意是否可持续。 (4)成长性破产:在扩张初期,有可能因为快速扩张导致在固定资产、人员、存货、广告等方面大量投入,现金流往往为负。 (5)盲目多元化:互补多元化(长江实业、和记黄埔)和相关多元化(横向完善产品线和纵向整合产品线)公司另当别论。 (6)树大招风:如果门槛太低,一旦有一两家成功就会招致新进入者(团购。 (7)新产品风险:科技股推出新产品不受市场认可,医药股开发周期长、投入巨大但是最后结果难以预料。 (8)寄生式增长:小企业快速增长依靠的是为大企业提供零部件,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和议价权。 (9)强弩之末:很多成长股已经过了黄金时期,但是投资者依然有预期的惯性,以为可以继续增长 (10)会计造假 二、真假风险与安全边际 真假风险 人们常说高风险高回报,低风险低回报。其实,风险和回报常常不成正比。投资不可能不承担风险,成功的投资就是要承担那些已经暴露的、大家都感受到的、有相应风险折价但是真实危险性却很小的“假”风险。 (1)感受到的风险和真实的风险:股票暴涨后,真实风险上升,感受风险却在下降。股票暴跌的时候真实风险下降、感受到的风险在上升。 (2)暴露的风险和隐藏的风险:人们对暴露的风险唯恐不及,危险性已经反映在价格里了。但我们应该同时避免隐藏风险,因为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例如:9.11之后人们不敢乘坐飞机,实际上暴露的风险大了但是隐藏的风险小了。之后的10年是美国航空史上最安全的十年。 (3)价格波动的风险和本金永久性丧失的风险:当市场在5 000多点时,股价“天天向上”,风平浪静,价格波动的风险貌似不大,但本金永久性丧失的风险却十分巨大;当市场在2 000点时,股价“跌跌不休”,波涛汹涌,价格波动的风险好像很大,但本金永久性丧失的风险却已急剧缩小。美国的VIX指数衡量的就是市场的波动性,每次市场触底伴随着的都是VIX的高点,也就是市场波动性最大的时候。为什么人们常常会在底部斩仓呢?这是因为市场底部往往也是市场波动最剧烈的时候,大多数投资者承担股价波动风险的能力是很弱的,并且常常在市场底部把波动性风险混同为本金永久性丧失的风险。 安全边际 寻找有安全边际的公司,来管理投资风险 (1)东方不亮西方亮,给点阳光就灿烂:比如2010年的工程机械,:机械替代人工、保障房、城镇化、产业升级、产业转移、产能扩张、中西部大开发、进口替代、国际化、走出去战略,哪一条能实现对工程机械都是利好,这就是东方不亮西方亮的安全边际。 (2)估值低到足以反应大多数可能的坏情况 (3)有“冗余设计”,有“备用系统”来限制下跌空间:有些股票会有“傻子”来接盘。但是我的理解是,最好对冲一部分风险,把不想要的风险对冲掉,只留下想要的被高估的风险(低估的价值) (4)价值易估,不具反身性,可越跌越买:贝尔斯登股价跳水会导致交易对手“挤兑”,有反身性,故不能越跌越买;可口可乐股价跳水丝毫不影响它卖饮料,无反身性,故可越跌越买。 止损 关于止损,投资者应该忘记自己的买入价和当前的亏损额,因为市场并不会考虑你的成本价。卖股票有三个理由:基本面恶化;价格达到目标价;有更好的其他投资。这三者没有一个与是否亏损有关。所以,关于止损,一定要避免因为心理账户而影响决策。 三、价值投资的局限性 #一月风向标# 在A股过去的21年中,有17年里股市全年走势与一月份的走势在涨跌方向上是一致的,准确率高达81%,胜过所有的策略分析师和经济学家。无独有偶,美国过去60年中,“一月晴雨表”的正确率也是80%,所以华尔街有个谚语叫“一月定全年”。中国股市自成立以来,有11年的1月份是上涨的,其中,有9年出现了全年股市上涨,例如 2006、2007和2009年的1月份都是上涨的。相对照的是,在1月份下跌的10年中,有8年全年股市下跌,例如2008、2010和2011年。 价值投资的适用范围和条件 (1)所买的公司内在价值应该相对容易确定:比如巴菲特最成功的是投资日常消费品领域,比如可口可乐、宝洁、吉列、绿箭口香糖等。这类公司的未来现金流大都比较容易预测。此外,在发展中国家,很多股票的价格大多蕴含了对未来成长的价值,所以针对当前状况估计出来的价格并不准确。 (2)公司的内在价值相对独立与股票价格:也就是所谓的不具有反身性。 (3)要在适合的市场阶段采用:牛市的上半段往往适合价格投资者,因为牛市刚开始,悲观情绪弥漫,市场普遍低估。然而到了牛市下半场,估值从合理水平向高估值迈进,趋势投资者此时更能发挥价值。 (4)选取合适的投资期限:价值投资比较适合长线投资,像巴菲特那种投资期限10年以上的,那么就不需要考虑市场阶段问题了。而趋势投资(追涨杀跌)则更有可能在短期获取超额收益。 其他心得 泡沫和历史:从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到近期100倍估值的互联网股票,其实历史一直在重演,但很多人太容易忘记历史。 芒格的标准:芒格对年轻人择业有三个建议:别兜售你不相信的东西,别为你不敬佩的人工作,别和你不喜欢的人共事。生活所迫时,要满足这三个条件简直是奢侈。但是第二条,找一个你敬佩的老板,却是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尽量坚持的。 宏观:许多精选个股的人对宏观分析嗤之以鼻。其实,宏观分析和投资策略对大资金而言是极其重要的。所谓经济周期,就是周而复始的;周而复始的东西就有规律可循,有规律可循的东西就可学。我自己的心得是,通过长时间的对宏观保持敏感度,有助于对市场的特点增加熟悉感。虽然我觉得仅仅依靠宏观很难找到具有超额收益的股票、甚至是行业,但是基于对大的宏观环境的正确预估,我们可以更好地缩小选股范围。 逻辑与反逻辑:一方面我们通过逻辑来试图分析市场的规律,但很多时候市场有反逻辑的表现。所以在分析市场的时候,一方面要制定逻辑性策略,同时也要为市场的非理性行为做好准备。 政策与经济的博弈:历史经验看,最终胜出的一般是政策,因为政策的特点是不达目标就逐步加码,直到达成目标为止。所以说A股是政策市,不是经济市,因为看得见的手经常打败看不见的手。

投资中最简单的事(2)投资方法

第二部分讲投资方法,在大的投资理念的指导下,如何利用具体的投资分析方法将投资理念转化为实际的投资行动。 一、投资分析方法的三个问题 归纳过去十几年邱国鹭的投资分析方法,主要包括三个问题: 问题1:估值 一个东西只有买的足够便宜,赚钱的机会就会高很多。虽然目前市场上出现了很多高市盈率跑赢低市盈率的特例,但是从长期的角度来看,购买低市盈率的股票会使你跑赢市场,这也就是价值投资的体现。 当进行估值分析的时候,传统且简单的工具依然有效: (1)波特五力分析:公司对上下游的议价权、与竞争对手的比较优势、行业对潜在进入者的门槛。 (2)杜邦分析:弄清公司过去5年究竟是靠什么模式赚钱的(高利润、高周转还是高杠杆),然后看公司战略规划、团队背景和管理执行力等是否与其商业模式一致。例如,高利润模式的看其广告投入、研发投入、产品定位、差异化营销是否合理有效,高周转模式的看其运营管理能力、渠道管控能力、成本控制能力等是否具备,高杠杆模式的看其风险控制能力、融资成本高低等。 (3)估值分析:同业横比,历史总比+市值与未来成长空间 问题2:品质 动态的信息vs静态的信息 卖方报告容易过多的关注动态的信息,而对公司的静态信息分析不够。静态的信息诸如:这家公司做的是不是一门好生意、管理层如何。 我分析公司、分析行业,更看重的是行业的内在特质和公司的长期经济特征这一类静态的信息,这是些规律性的东西,只有对行业真正理解了才能够说得出来。然而市场短期总是更关心公司这个月订单怎么样,下个月有没有资产注入这类动态的消息。跟踪动态消息的办法是术,不是道,若要真正长期地取得超额收益,必须要把行业的特性、内在的规律搞清楚。 (1)是不是一个好行业:垄断权带来的定价权;行业格局是否良性;行业竞争是否激烈 (2)差异化竞争:品牌(是否有美誉度);有回头客(不靠不稳定的大订单);单价不要太高(消费者对价格不敏感);转换成本(用户是否需要经常更换、用户粘性);服务网络;先发优势(领先一步领先一路) 投资银行业 Glass-Steagall Act 被废除,导致商业银行大举进入投资银行业,加剧了行业竞争。传统的投资银行业格局发生了变化,为了争取利润,银行开始不择手段进行“创新”,在风控上出现疏漏并导致最后的次贷危机。 这里我也联想到其他行业,特别是科技行业。由于FB最近的用户数据泄漏事件导致公众和政府开始审视用户的数据安全问题。这里我也不禁大胆猜测一下,如果科技公司将来竞争愈发白热化,极有可能在一些数据安全问题上发生疏漏,进而引发行业的震荡。 其实当下还有一个例子,在无人车领域,uber最近出现的撞人致死事故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多家公司激烈争夺无人驾驶领域的领先地位,激进的进行无人驾驶测试所导致的: Missy Cummings, a professor of mechanical engineering and material science at Duke University, cautioned Congress in 2016 about companies rushing to put systems into widespread deployment and warned that a death could set back … Continue reading 投资中最简单的事(2)投资方法

投资中最简单的事(1)投资理念

Recently, I am trying to build up my own investment structure filled by investment strategy/risk management/etc. . One of the easy way to do that is taking some well-designed structure from a few prestigious investors and modify it in my own way. Dr. Qiu is one of the person believe in value investment, and has … Continue reading 投资中最简单的事(1)投资理念